南湖镇终站启用乱‧总监轰管理公司高层

2020-06-21
867 评论
291 人参与
南湖镇终站启用乱‧总监轰管理公司高层(吉隆坡1日讯)南湖镇综合交通终站(TBS)週六首日开放启用,现场情况混乱百出,使到场巡视的商用车辆执照局(LPKP)总监拿督哈丽玛大发雷霆,对Maju Tmas管理公司高层开炮,直指责他们没有做好与巴士业者的沟通工作,导致许多巴士业者至今仍然未进驻新终站,乘客陷入混淆状态。经过一轮指责后,哈丽玛与管理层举行闭门对话会,过后召开记者会披露,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何时停止操作,必须等到下週一,待她、Maju Tmas管理公司及51个南下巴士业者,进行三造会议后才能定夺。与管理层闭门对话会换言之,南湖镇综合交通终站虽已在週六正式开放,惟由于三造之间仍未达成协定,因此武吉加里尔临时站仍继续使用,被“耍”得两头转的乘客,在这段期间必须向巴士公司确定上下车地点,才不致于搞错方向。週六早上,哈丽玛甫踏入终站内,厉声斥责等候多时的管理公司。不过,她稍后与管理层进行逾1个小时的闭门对话会后,在记者会上不再触及刚才怒骂管理层办事不力的事件。这一次,哈丽玛选择与管理层“坐在同一条船”上,双方拟出一套解决方案,即1月3日中午12时举行三造会议。她指出,有关会议将讨论数项重点课题,包括巴士业者所关注特别管理费、乘客费、电子购票系统、巴士业者营业执照修订等。她希望通过下週一的会议,製造一个双赢的结果,让51个南下巴士业者,能儘快搬迁至新终站,善用在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目标下所兴建的新终站,为乘客提供品质最好的服务。元旦日路线只有5条对于乘客的投诉,售票柜台职员莎菲尼受询时披露,由于多辆巴士仍坚持使用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导致新终站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必须与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的业者取得联繫,才能确定未迁移至新终站的巴士,是否愿意进来新终站载客。她披露,截至中午为止,元旦日的路线只有5条,即吉隆坡往柔佛笨珍、东甲、峇都巴辖、昔加末和拉庆,而早上9时已行驶的第一辆巴士则前往马六甲市。拒答覆何时关闭车站在记者会上,不管记者再三提问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何时关闭,哈丽玛都无法给予一个确实的答案,她只是不断提到,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必须关闭,51个巴士业者多达1970辆巴士,必须赶快迁入新地点。此外,她坦承,当局于去年12月30日,即新终站开放前两天,才致函通知巴士业者有关搬迁的事项,确实令业者感到措手不及。因此,她认为,巴士业者需要一些时间去处理内部调整,才能全数搬迁。民众怨购票程序繁琐南湖镇综合交通终站开放首日,只为乘客提供区区5条线路的长途巴士服务,购票程序较以前繁琐,民众无不怨声载道,气愤地指责耗用巨资兴建的新终站虚有其表。虚有其表一名準备与儿子使用新终站的设备返乡的老母亲施宝(65岁),于早上11时半左右提着行李到柜台购买南下柔佛麻坡的车票。岂料,柜台人员却告诉她,目前只能提供至东甲的车票,如果她要直达麻坡,必须返回武吉加里尔临时车站买票和上车。她对《》说,她和儿子从甲洞赶来新终站,因为路牌指示示不明,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才抵达新终站,抵达后却发现没有往麻坡的车程而必须折返武吉加里尔,令她大叹新终站很不方便。环境舒适没烟尘受讚赏许多民众对新终站的售票与行车系统感到不满,但仍有一些民众对崭新的新终站抱持良好的评价,纷纷称赞新终站环境舒适,如果管理层能把新终站搞好,就算再征收一令吉的服务费,他们也愿意支付。黄邵南(58岁,退休人士)受询时声称,新终站环境舒适,少了富都巴士车站的灰尘和烟味,只不过场地实在太大,他必须花更多时间去探索,才考虑日后是否使用新终站的服务。带便利舒适可提昇旅业印尼游客阿连多(37岁)带着妻小在吉隆坡游旅行两天后,经酒店职员介绍,来到新终站搭车前往柔佛拉庆。不过,由于德士司机不熟悉进入新终站的道路,以致他们误了9点的车程,必须等到11时15分才有另一辆巴士前往目的地。儘管如此,他对新终站仍赞誉有加,并认为新终站能为游客带来便利和舒适感,有助于提昇马来西亚的旅游业。停车暂免费公厕收40仙为了配合新终站的开放,从1月1日至14日,停车场免收费。不过,公共厕所的收费则贵得吓人,每一次进入要收40仙。至于商店的状况则与週五一样,只有三四间左右开始营业,其他店舖仍空蕩一片。甲市狮城路线未开车据记者在新终站的实地巡查,10时半开往马六甲市及新加坡路线的多趟巴士,截至中午12时为止仍未开车。至于11时15分开往拉庆的巴士,迟至11时50分才让乘客上车;11时半开往昔加末的班次甚至被取消。呈身份证购票被抨麻烦长途巴士乘客埋怨南湖镇综合交通终站施实购买必须出示身份证的措施,他们抨击有关措施不但耗时也显得非常麻烦,尤其是当他们代亲友购买车票时,还得逐一收集亲友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及手机资料,比坐飞机还难。週六成功购买5张往东甲车票的陈小姐(20岁,学生)告诉《》,她平时购买车站仅需一分钟,同时还可以帮家人或同学购买团体票,过程耗时不多,但新终站的新措施,却让仅买5张票的她,花了至少10分钟时间。她披露,他们一行5人必须向柜台出示身份证,如果她所买的车票,最后临时换给别人使用,而使用她车票的人还必须到柜台去,更换另一张新车票,那可是一件非常恼人的事。仿机场运作式极度不便“飞机可能一年才坐一次,但我们可能每週就坐一次长途巴士,如果它的购票程序不简化,将会对乘客带来极度不便。如果当局要效仿飞机场的运作方式,何不使用多语言功能,包括聘请懂得各种语言的职员,方便一些不懂得电脑操作、看不懂马来字、不熟悉新终站的老人家呢?”吴肇豪(46岁,电脑业)对新终站的购票系统也感到不满,他对乘客无法先查看月台位置而纳闷,因为当一般人士被拒绝踏入离境厅,手持车票的乘客也必须等到接近上车的时间,才被允许到进入离境厅。“整个新终站这幺大,年轻人才比较有力气去寻找上车月台,但是老人家必须慢慢去找,甚至要提前来到车站先看看环境,如果事前準备的举动都被拒绝的话,新终站也未免太麻烦了。‧2011.01.01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推荐